派派

重逢

Mylar严重不足:

重逢

清水

Graves(Gridelwald)xCredence

【警告】⚠️不健康关系

**Grindelwald逃出监狱,几个月后他在伦敦找到了和Newt一起生活的Credence。某个月夜他在小巷里堵住了Credence,想和他“和好”的故事。**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“Credence.”

Credence顿住了,不,他在心里对自己说,这不可能。

“Credence.”

那个声音又叫了一遍。

不会有错的。是他。虽然声音和以前不一样,腔调也更圆滑些。但Credence知道。是他。

Credence慢慢转过身。巷子里的光线昏暗,一个年约50的男人站他身后一米远的地方,金发在月光下发着微光,脸上似乎挂着微笑。

“Grindelwald……”Credence的声音发着抖。

“很久不见了。”Grindelwald向他走去,但是Credwnce急忙向后小步退了两步。Grindelwald在原地停了一会,“你怕我?”

Credence没有回答他,神经质地把头埋的更低了。

Grindelwald在大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银质酒壶,旋开盖子,复方汤剂的味道从壶口冒了出来。Grindelwald发出一声有点厌恶的声音,然后皱眉灌了一大口。变形持续了一点时间,「Graves」直起身来,朝Credence走去,“Credence,我的男孩。”

严格意思上来说,Credence已经过了被称之为“男孩”的年龄。然而由于他内向又略显幼稚,无法让人将他视为一个能独当一面的“男人”,身边人对待他也更像个孩子。Grindelwald厌恶他畏首畏尾模样,又为此(虽然他从未承认)深深着迷。多么复杂的灵魂,既自卑又强大,既自私又纯洁,既胆怯又绝望地渴望被爱。成年男子的体型,却穿着幼稚,留着可笑的发型。

Credence抬头,看到了他梦了好几个月的身影。这次他没有后退。Graves走到他跟前,伸手抚摸男孩的后脖颈。Credence在被触碰到的一瞬间开始颤抖。Graves的手很大很温暖,Credence不自觉地朝那只手蹭去。“我知道你怀念这个。”Credence的呼吸急促起来,依然埋着头没有回答。Graves伸出另一只手安抚男孩的脸颊,“嘘,放松。Credence,是我。抬头看我。”Credence慢慢抬起头,撇了一眼男人,不安的眼睛在昏暗的巷子里闪烁着,Graves在那双躲闪的眼睛里看到了家养小精灵的顺从,独角兽脆弱的无辜,还有他最在意的,默默然的力量。

“Mr.Graves……”

Credence深吸了一口气,把Graves推开,用被压抑着的声音朝他喊道,

“你抛弃了我!”

“我知道,我很抱……”

“我以为你在意我!你答应过我的!你答应过我那些事!”

“嘘,嘘。”Graves温柔地靠近,小心翼翼地把他拥入怀中,一下下安抚着他的后脖颈。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听着,我很抱歉。我犯了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错误。一个巨大的错误。”

“我以为我们是朋友……”

“我们是朋友。Credence。我很抱歉让你那么想,我从未打算离开你,那是个错误,我那时一心想着要救你妹妹……”

“骗子。”

Graves安抚他的手停下了。

“我不傻,Mr.Graves。我知道你在干嘛。默默然,那才是你在意的东西不是吗?Newt都告诉我了。”

Graves注意到Credence虽然声音里几乎带着哭腔,颤抖地也更厉害了,却依旧没有把他推开。

“不,Credence。我们是朋友。是的,我需要默默然。但同时我也需要你。你对我来说是个非常特别的存在。默默然,它是你的一部分,但它不是我需要你的原因。你仔细想想从前,在我还不知道你是默然者的时候,我们依然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。”

Credence迟疑了一会,Graves的怀抱真的很温暖,“你只是需要我帮你找默然者。”

“很长时间来,你并没有给我提供多少有用的信息。我本可以寻求其它办法,或者换个人帮我。我们有那么多次见面,在一起待了很长时间。”这么说着Gridelwald也开始疑惑自己曾经在这个“无用”的男人身上浪费的时间,不过他把这个念头放一边,打算先安慰好怀里的人。“因为我需要你Credence。我们是朋友。拜托,原谅我。”

Credence没有说话,他把自己埋进Mr.Graves的胸前,贪婪地吸进熟悉的古龙水味。

“没事的,我的男孩。放松。”Graves轻柔地抬起怀中人的脸,慢慢靠近那两片柔软的嘴唇。Credence没有避开,Graves知道他不会避开。

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。曾经在伦敦,在他们许多次的会面,这件事发生得越来越频繁。直到后来他们的每次见面都少不了这个,还有些那些更亲密的事。Credence想到这里耳朵红得发烫。有时候他们之间的吻很温柔,Mr.Gaves对待他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玻璃制品,像现在一样。有时候,Mr.Graves有些不耐烦,那时他的吻略显粗暴而充满侵略性,一不小心还会把他咬出血。大多数时候,Mr.Graves的吻自信且很有技巧,安抚着他,引导着他。Credence回想起他们第一次接吻,他的心疯狂地跳动着,声音大到他确信Mr.Graves一定听见了,就想现在这样。

这个吻持续了一段时间,停下来时Credence的肺部已经剩不了多少空气了。他大口喘着气,觉得自己要站不稳了。Graves让他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在他耳边低语,

“我很想你,Credence。”

“我也是,Mr.Graves……”

“我需要你,Credence。帮帮我。跟我走吧。”

评论

热度(76)

  1. 派派Mylar严重不足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AlecNightsMylar严重不足 转载了此文字